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朱继中、河南义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浩钦法务 2020-5-15 20:59 273人围观 成功案例

朱继中、河南义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9-04-24 浏览:1195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最高法民终2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继中,男,1968年2月2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义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桑士东,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义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义马市千秋路西段。
法定代表人:朱继中,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桑士东,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慧霞,女,1969年1月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义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桑士东,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温斌斌,男,1991年2月5日出生,汉族,住山西省灵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宁和平,山西佳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文婕,山西佳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朱继中、河南义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腾公司)、杨慧霞因与被上诉人温斌斌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晋民初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朱继中、义腾公司、杨慧霞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桑士东、杨慧霞本人、被上诉人温斌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宁和平、高文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继中、义腾公司、杨慧霞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三、全部诉讼费用由温斌斌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关于2369万元借款的利息,应按年利率15%计付,一审按年利率24%计付错误。(一)温斌斌于2014年12月30日向朱继中提供该借款时,并没有约定利率。但在2015年4月10日,温斌斌与朱继中就回购温斌斌所持义腾公司股权及偿还温斌斌借款事宜进行协商时达成一致意见,即朱继中按照15%的年利率支付利息。(二)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载明截至2015年7月9日朱继中应向温斌斌支付3740万元本息,该数额包含了1245万元违约金;《<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约定朱继中应向温斌斌支付“放弃违约造成的700万元的损失”,也是关于违约金的约定,不能视为当事人对于利息的约定。二、朱继中无需向温斌斌赔偿股权回购款损失8633.4万元,亦无需以39095万元为基数向温斌斌赔偿股权回购款的利息损失。(一)朱继中与温斌斌所确定的股权回购价款为24340万元,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约定不同支付时点应支付的超过该24340万元的14755万元部分,本质上属于违约金。1.2014年5月温斌斌取得义腾公司股权时,与朱继中约定,如义腾公司不能完成并购重组,则朱继中按年10%的回报率回购股权;2014年11月温斌斌新增取得义腾公司股权时,双方约定如义腾公司不能完成并购重组,朱继中按年15%的回报率回购股权。后义腾公司并购重组失败,双方经洽谈,除了支付原约定的年10%、15%投资回报外,朱继中同意向温斌斌补偿35万元尽调费用。经计算,回购款数额为24340万元。2.《债务偿还合同》约定股权回购款为31095万元,比24340万元多出的差额部分6755万元,本质上属于违约金。3.为促使朱继中按约回购,双方在《<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又约定,如在原约定支付日期后2个月内支付的,朱继中应增加支付8000万元,即总价款为39095万元,该8000万元本质上也属于违约金。(二)2016年4月至7月,朱继中配合温斌斌将回购标的股权以30461.6万元价款转让第三方,温斌斌获得了6121.6万元的收益。因此,温斌斌并未因朱继中未履约而受到损失。三、义腾公司不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义腾公司向温斌斌提供担保并未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的董事会或者股东会的决策程序,而温斌斌应当知道上述法律规定,故义腾公司就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及其补充协议项下债务提供担保是无效的。四、本案纠纷系朱继中单方从事的经营性活动产生,收益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杨慧霞作为朱继中的配偶,没有签署有关合同,没有参与有关借款、股权转让事宜,不应对朱继中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温斌斌辩称:一、本案是基于朱继中未履行2015年4月10日《债务偿还合同》及补充协议而导致的合同纠纷,并非股权回购纠纷。该两份合同系各方在商事交易中平等协商的合意,不存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无效之情形,故朱继中应依约履行相应的支付或赔偿义务。二、关于借款2369万元的利息,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第一条有明确约定,一审法院以约定过高为由,已按年利率24%进行了调整。三、朱继中应赔偿温斌斌股权转让损失8633.4万元。(一)《〈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第一条第二款确定股权价格为39095万元,《债务偿还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届满后,朱继中向温斌斌承诺,2015年12月30日将支付5亿元,并向温斌斌出具《借款收条》一份。该5亿元是双方根据《债务偿还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约定计算得出的。(二)在朱继中拒绝履行上述合同约定的情况下,温斌斌为防止损失扩大以30461.6万元的价格对外转让了案涉股权,该价格与《〈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约定的价格相差8633.4万元,属于朱继中违约行为给温斌斌造成的直接损失,应由朱继中承担赔偿责任。四、朱继中应赔偿温斌斌实际收到股权转让款前的利息损失5496.2215万元。《〈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如果朱继中不能按照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约定的2015年7月9日前付款,则应当继续按全部股权回购价款即39095万元向甲方支付回购价款,并且从应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甲方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故朱继中应承担以39095万元为基数,按照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为标准,以2015年7月9日至2016年4月20日共计280天为违约天数计算的违约金5496.2215万元。五、义腾公司应当对朱继中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义腾公司为朱继中提供担保时,温斌斌持有股权比例为27.5%,中亿金通贸易(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亿金通公司)持有5%,朱继中持有67.5%,根据《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朱继中不能参与表决,而温斌斌所持股权已超过剩余股权32.5%(1-67.5%)的半数,所以不论中亿金通公司是否同意,该担保仍然有效。六、杨慧霞应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杨慧霞与朱继中系夫妻关系,案涉债务为朱继中正常经营所负,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二)苏州德继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系义腾公司持股34.4238%的大股东,而杨慧霞持有该合伙企业40%的股权,故义腾公司的经营直接影响杨慧霞及该合伙企业的收益,杨慧霞也通过该人合性极强的合伙企业参与义腾公司的经营。
温斌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朱继中向温斌斌偿还借款2800万元,及支付截止2016年8月16日的迟延还款利息损失1095.4251万元,并自2016年8月17日起按照每月2%的利率向温斌斌支付利息损失,直至偿还全部借款本息止;二、朱继中赔偿温斌斌股权转让损失8633.4万元;三、朱继中赔偿温斌斌迟延支付股权转让款利息损失5496.2215万元;四、义腾公司对朱继中的上述欠款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五、朱继中、义腾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2016年9月4日,温斌斌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朱继中的配偶杨慧霞为被告,并请求判令杨慧霞对朱继中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通知杨慧霞参加诉讼。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5月19日,义腾公司的股东朱继中、郑风云作为股权转让方与股权受让方温建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该协议标的为朱继中出资1525万元持有的义腾公司16.94%的股权及郑风云出资500万元持有的义腾公司5.56%的股权。温建宏共支付1.8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受让了义腾公司22.5%的股权,其中,朱继中持有的16.94%的股权转让价款为135555556元,郑风云持有的5.56%的股权转让价款为44444444元。2014年11月4日,朱继中作为股权转让方与股权受让方温斌斌签订《河南义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该协议标的为朱继中出资450万元持有的义腾公司5%的股权,温斌斌支付了4550万元受让了上述义腾公司5%的股权。针对以上两份股权转让协议,朱继中还分别与温建宏及温斌斌签订两份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对公司净利润、业绩补偿、保底收益及股权回购事宜作出约定。之后,相应股权登记在温斌斌名下。
2015年4月10日,温斌斌(甲方)、朱继中(乙方)、义腾公司(丙方)签订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合同载明:“鉴于:1、2014年乙方将其持有的丙方16.94%和5%的股权分别转让给甲方;同年郑风云将其持有的丙方5.56%的股权转让给甲方,全部股权转让款甲方均已经支付完毕。2、乙方于2014年与甲方约定,乙方在其持有的剩余丙方股权并购失败时,将回购或购买(以下简称回购)甲方持有的丙方上述27.5%的股权,并应当向甲方支付股权回购款。3、乙方持有的剩余丙方股权并购失败的事实已经得到确认,乙方应当履行回购股权义务。4、2014年12月,乙方向甲方借款2800万元,并指令甲方将该款支付至用于交付丙方税款的相关账号。甲乙丙三方对鉴于部分的上述事实确认无异议,经三方友好协商,就上述债务的偿还等事宜达成如下协议:一、三方确认,乙方应当向甲方支付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3740万元;该款在2015年4月20日前支付500万元,在2015年7月9日前支付3240万元。二、乙方回购甲方持有的丙方27.5%的股权,应当支付股权回购款31095万元,该款在2015年7月9日前支付完毕。四、如乙方不能按照本合同约定偿还债务,则乙方应当自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甲方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七、为保证乙方能够履行本合同约定义务,乙方提供如下担保:1、乙方自愿以其持有的丙方12.5%的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同时乙方保证在本合同签订后3个工作日内完成质押登记。2、丙方受乙方委托,并经丙方权利机构同意,丙方保证乙方能够履行本合同义务,自愿担任连带责任担保人,为乙方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乙方在本合同中的全部义务,担保期限为两年,自乙方履行义务期满开始计算。”同日,三方还签订了《〈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载明:“甲方、乙方和丙方于2015年4月签订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一份,约定债务偿还等事宜,为了保证《债务偿还合同》的履行,三方达成如下补充协议:一、如乙方不能按照《债务偿还合同》约定偿还债务,则乙方承担如下违约责任:1、因《债务偿还合同》第一条支付的借款本息是在甲方放弃乙方违约造成的700万元损失的基础上确定的支付金额,如乙方不能按照第一条约定时间付款,则应当在偿还债务3740万元的基础上,增加赔偿甲方的先前损失700万元,并应当自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甲方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2、因《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支付的股权回购款的金额是在甲方放弃8000万元回购价款的基础上确定的金额,所以如果乙方不能按照《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约定时间付款,则应当继续按全部股权回购价款即39095万元向甲方支付回购价款,并且从应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甲方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二、本协议自签订之日生效,本协议是《债务偿还合同》的必要补充,与《债务偿还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上述《债务偿还合同》及《〈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签订后,朱继中未能履行合同约定。2016年4月20日、2016年5月20日、2016年7月20日,义腾公司召开三次股东会并通过决议,同意股东温斌斌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以30461.6万元的价格分别转让给国金鼎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张红枫、张爱英、中财生生资本有限公司及钱晓颖。对应前述股东会决议的《股权转让协议》已全部履行完毕。
另查明,2014年12月30日,温斌斌分两笔共向山西省义马市地方税务局办税服务厅账号转入款项2369万元,朱继中承认上述款项性质为借款。同日,中亿金通公司向山西省义马市地方税务局办税服务厅账号转入款项431万元,朱继中不认可上述款项为其向温斌斌的借款。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五个:一、温斌斌与朱继中之间的借款数额应如何认定;二、温斌斌与朱继中之间的借款利息应如何计算;三、朱继中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如何承担赔偿责任;四、义腾公司是否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五、杨慧霞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针对本案的争议焦点,依次作出如下认定:
一、关于温斌斌与朱继中之间的借款数额应如何认定的问题
在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中,载明2014年12月,朱继中向温斌斌借款2800万元。但一审庭审中,朱继中不认可其中的431万元为借款。关于2800万元的构成,2014年12月30日,温斌斌分两笔向义马市地方税务局办税服务厅账号转入款项2369万元;同日,中亿金通公司向义马市地方税务局办税服务厅账号转入款项431万元。因温斌斌无法证明中亿金通公司转账431万元与其有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无法认定中亿金通公司转账的431万元系朱继中向温斌斌的借款。故温斌斌与朱继中之间的借款数额应认定为2369万元。
二、关于温斌斌与朱继中之间的借款利息应如何计算的问题
《债务偿还合同》确认朱继中应当向温斌斌支付的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3740万元。《<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如朱继中不能按照第一条约定时间付款,则应当在偿还债务3740万元的基础上,增加赔偿温斌斌的先前损失700万元,并应当自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温斌斌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按照温斌斌与朱继中在《债务偿还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约定,双方对债务约定的年利率超过24%,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双方之间债务的年利率应调整为24%。
三、关于朱继中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如何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一)朱继中在本案中是否构成违约。在2015年4月10日签订的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中,温斌斌与朱继中约定股权回购款应在2015年7月9日前支付完毕,但直至2016年4月20日,朱继中仍未履行合同义务,构成逾期违约。朱继中以与股权收购方签订股权回购协议的方式协助温斌斌将股权转让的行为说明朱继中无法履行与温斌斌之间的合同义务,构成根本违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的规定,朱继中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二)在《〈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中,双方约定:“如果朱继中不能按照《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约定的2015年7月9日前付款,则应当继续按全部股权回购款即39095万元向温斌斌支付回购价款,并且从应付款期满之日起,以全部债务金额按照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标准向温斌斌承担利息损失,直至付清为止。”朱继中构成根本违约明确其无法履行合同义务的时间为2016年4月20日,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的规定,朱继中应按照双方在《债务偿还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约定,自2015年7月9日起,至2016年4月20日止,以39095万元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向温斌斌承担利息损失。
(三)在《〈债务偿还合同〉补充协议》中,双方约定:“因《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支付的股权回购款的金额是在甲方放弃8000万元回购价款的基础上确定的金额,所以如果乙方不能按照《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约定时间付款,则应当继续按全部股权回购款即39095万元向甲方支付回购价款。”按约定,因朱继中未能在《债务偿还合同》第二条约定的时间2015年7月9日向温斌斌付款,故朱继中应当按全部股权回购款39095万元向温斌斌支付回购价款。随后,朱继中构成根本违约,明确其的确没有能力以3.9亿元进行回购。在朱继中对第三方作出保底承诺的前提下,温斌斌基于止损目的,将其持有的股权以30461.6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的规定,因朱继中违约造成的损失为朱继中应当支付的股权回购款39095万元与温斌斌转让股权价款30461.6万元的差额,即8633.4万元。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对该笔损失,朱继中应对温斌斌进行赔偿。
四、关于义腾公司是否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问题
温斌斌(甲方)、朱继中(乙方)及义腾公司(丙方)签订的第20150401号《债务偿还合同》约定:“丙方受乙方委托,并经丙方权力机构同意,丙方保证乙方能够履行本合同义务,自愿担任连带责任担保人,为乙方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乙方在本合同中的全部义务,担保期限为二年,自乙方履行义务期满开始计算。”朱继中履行义务期满之日为2015年7月9日,依约定,义腾公司的担保期限为2015年7月9日后2年,即2017年7月9日,故义腾公司的保证责任未过保证期间。该《债务偿还合同》体现的是三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不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在未超过保证期限的前提下,义腾公司应按合同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五、关于杨慧霞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
杨慧霞和朱继中系夫妻关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规定,朱继中为正常的生产经营所负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在无证据证明本案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但书部分情形的前提下,杨慧霞应对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朱继中向温斌斌偿还借款2369万元,并自2014年12月30日起至相应本金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向温斌斌支付上述借款利息;二、朱继中向温斌斌赔偿损失8633.4万元;三、朱继中自2015年7月9日起,至2016年4月20日止,以39095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向温斌斌承担全部股权回购款的利息损失;四、义腾公司对朱继中的上述应付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五、杨慧霞对朱继中的上述应付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案件受理费943053.68元,由朱继中、义腾公司、杨慧霞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朱继中、杨慧霞、义腾公司围绕其上诉请求提供了证据,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与质证。朱继中、杨慧霞、义腾公司共提供以下五组证据:第一组为《关于回购温斌斌所持股权和偿还温斌斌借款

微信扫一扫,查阅更方便^_^

浩钦法治网免责声明: 有的文章转载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你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